高国慧:那些紧贴荒草地皮的花

2018-04-26
核心提示:  高国慧身材高大,单身,女儿远嫁江苏,儿子今年4月也在省城买房结婚,都想接她过去住,她不肯。问她女儿嫁在江苏哪里,她有点无奈:“我不认得字,去过一次,太远咯。我哪里都不去,就守得这山坡坡,再自己种点天麻,哪个都不求,日子也蛮安逸唷。”

  

  

  文字&摄影丨一木

  这个女人长的不算好看,又不识字,却有个大气的名字:高国慧。

  高国慧身材高大,单身,女儿远嫁江苏,儿子今年4月也在省城买房结婚,都想接她过去住,她不肯。问她女儿嫁在江苏哪里,她有点无奈:“我不认得字,去过一次,太远咯。我哪里都不去,就守得这山坡坡,再自己种点天麻,哪个都不求,日子也蛮安逸唷。”

  


  我夸她讲的方言好听,她用手一指:“山那边就是四川,离我们不远咧。”

  许是山上少有人来,她一边爬坡赶路,一边絮叨不停。休息时,顺手一指身边的土里:“喏,这个下面就埋着一个天麻,你看不出吧?”说完,她得意地笑了。

  

  

  “天麻不好伺候。村里头种不得,种过菜、种过粮、种过苞谷的地都种不得,这样的山坡坡最 好咯,就是远得很,走路都走得累死咯。”话锋突然又一转:“累是累,明年还要多种点,我们小草坝的天麻越来越名气响,价钱也一年比一年高咯。”

  

  说话间,听得不远处有狗叫。转过一个山弯,看到一个简易的窝棚搭在缓坡的最 高处。远处连绵的山头如无数的青螺。

  

  

  

  每一座山包都有厚厚的腐殖层。这里,是种植天麻的绝佳之地。

  即便是冬天,缓坡上,红的果,黄的叶,紫的花,在寒风中拼命地摇摆挣扎,她们紧贴地皮生长,顽强地开出美艳的花。

  

  

  

  窝棚里,一张旧床,一个煤炉,一把凳子,再也放不下任何东西。这是守麻男人的窝。高国慧挖天麻累了,也会到窝棚里歇歇脚,喝口水,陪守麻男人说说话,顺便帮着收拾收拾。

  

  

  夜里风大而冷,半桶水放在窝棚外,不到半夜就结成了冰。

  

  几把萝卜缨子,是窝棚里唯 一鲜的食物。见我有疑惑,聪明的高国慧立马就说:“不打紧的,明天就有人送粮送菜上来咯,一个礼拜一次。”

  

  

  定期上山来送粮送菜的是男人的老婆,平时住在山下。

  我打趣地问她:“这个男人是你什么人?”

  她也不解释,只是捂着嘴笑。我也就不再追问。

  走远了,我突然听到后面传来高国慧的声音:“他是我兄弟咧。”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笑声。

  

  

  

  笑声放肆,让我想起那些紧贴荒草地皮生长的美丽而顽强的花。

  〖一木,原名杨鸿,湖南长沙人,湖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。〗

  相关链接

  寻找记忆中的“定风草”

  “天麻大王”回故乡

  阳光照耀小草坝,天赐我上等宝物与绝世美景

  


  

  NO.4

  《原生故事》

  由茶片社影像工作室策划

  云南永孜堂制药有限公司出品

  需要小草坝?原生乌天麻请扫上图葛经理二维码

  需要天麻醒脑胶囊请点“阅读原文”

汉森制药供稿

上一篇:寻找记忆中的“定风草”

下一篇:这一次,只为你而来